99岁“慰安妇”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去世,她有勇气又宽容
本文摘要:谈及对韦绍兰的印象,苏智良感慨:“她一直以来都对这个世界的人和事非常宽容。就像她自己说的,‘这世界真好,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’。”

  5月5日下午1时20分,原二战时期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韦绍兰老人因病去世,享年99岁。

  谈及对韦绍兰的印象,上海师范大学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感慨:“一是她的勇气,敢于站出来揭露日军暴行,到东京大阪控诉日军暴行。二是她一直以来都对这个世界的人和事非常宽容。就像她自己说的,‘这世界真好,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’。”

99岁“慰安妇”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去世,她有勇气又宽容

韦绍兰

  幸存“慰安妇”如何走过余生

  韦绍兰生于1920年,广西荔浦县人。1944年冬天,24岁的韦绍兰被日军抓走,在马岭镇的慰安所饱受摧残。3个月后,趁日军守备不注意,她偷偷逃回家,却发现自己已经怀孕,之后生下罗善学。

  2012年12月,“80后”导演郭柯在苏智良的帮助下,以“慰安妇”为题材,拍摄记录了韦绍兰的故事。当时全国仅剩32位“慰安妇”幸存者,故将片名取为《三十二》。

  韦绍兰在《三十二》中亲口讲述了自己如何被日军掳走,如何开始了三个月的噩梦。在那三个月,她被日军折磨。此后的一生,她被“慰安妇”这个身份折磨。

  逃出慰安所一回家,韦绍兰就哭了。之前她只知道害怕,没顾得上哭。

  但看到人回来了,丈夫却说她“到外面去学坏”。婆婆和邻居都说,你别怪她,别怪她。可韦绍兰的丈夫怎么想也想不过,就躲着她,一个人闷声到山后去砍柴。

  韦绍兰也曾想到自杀。她喝了药,但被邻居救了过来。

99岁“慰安妇”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去世,她有勇气又宽容

  在影片里,老人逻辑清晰,语言平淡、简单。但随着叙述的深入,她会不由自主地捏紧双手,也会掩面而泣,最后怔然望向采访者,沉默无言。大多数人知道日军曾经在慰安所的兽行,却很难看到幸存下来的“慰安妇”如何走过余生。

  2014年,郭柯继续与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合作,开始筹备新的纪录片。只是,数字从《三十二》变成了《二十二》。因为短短两年里,幸存者中就有10位老人相继辞世。就在《二十二》公映前两天,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“慰安妇”幸存者黄有良也去世了。

  母子赴日递交“请愿状”

  回到2007年,随着韦绍兰公开身份,罗善学成了“中国第一个公开的‘慰安妇’制度受害者生下的日本兵后代”。

  消息传到日本,关注中日历史遗留问题多年的旅日中国电视人朱弘来广西拜访他们。到了 2010年12月,正值日本东京“女性国际战犯法庭”审判活动10周年,朱弘决定在纪念活动期间,带着韦绍兰母子赴日递交“请愿状”。罗善学对问起的村民说:“我要去日本找我爸爸。”

99岁“慰安妇”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去世,她有勇气又宽容

2010年,韦绍兰老人到东京出席国际活动,控诉当年日军的暴行。 张国通 摄

  2010年12月3日,韦绍兰、罗善学、武文斌和朱弘一行抵达日本东京。12月5日,韦绍兰母子作为仅有的中国受害者代表,出席在东京举行的“女性国际战犯法庭”成立10周年纪念大会。在韦绍兰做控诉听证时,罗善学突然情绪失控,离开座位在台上向母亲长跪不起,直到与会工作人员将他搀回座位。

  在随后的半个月里,母子二人相继在东京、静冈、京都、大阪等地参加了多场“受害者证言集合”的活动。

  罗善学也向时任日本社民党党首、参议院议员的福岛瑞穗以及时任民主党众议院议员、战后补偿议员联盟的石毛锳子等日本政治家递交了“请愿书”。他在这份由妹夫武文斌代笔的“请愿书”中写道:“希望你们尽快展开调查。时间不等人,我母亲已经八十多岁(注:当时准确年龄是九十岁),来日不多了,你们应该从人道主义出发,迅速行动起来。”

  关于“请愿”的下文,罗善学说:“日本不敢承认,中国受害的人太多了,日本怕承担责任。”但他还是想继续“跟日本打官司”,因为他们母子身份公开后,每年全国各地都有五六批人探望他们,日本也来过几位友好人士慰问他们母子。罗善学想,要对得起她们。

  她不止一次地说:“世界真好”

  即便遭遇苦难,韦绍兰也不止一次地说:“世界真好”。

  郭柯也说:“片中最打动我的是韦绍兰老人个人的魅力。她受了那么多苦难,我是带着同情心接触她的,但是其实我从她身上得到了鼓励,这点上就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的狭隘的对她的想象了。我觉得这个老人身上有那么多正能量,我要把她记录下来。”

  苏智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十多年来很多青年人去探望韦绍兰,听她唱瑶族山歌,但是很多人反而都被她的乐观态度感染了。

  2018年2月,由关爱受害幸存者的志愿者组织的“温暖之家”发现韦绍兰腹痛严重,第一时间协助家属将老人送至医院并进行手术治疗。韦绍兰虽是高龄,但术后身体恢复得很好,步伐稳健、头脑清晰,也一直坚持自己洗衣做饭,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。

  2018年暑假,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志愿者前去探望时,老人还笑着和大家一起削马蹄、聊家常。据医生的说法,老人如此高龄,能在术后短短4个月就恢复得这么好,实属难得。

99岁“慰安妇”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去世,她有勇气又宽容

韦绍兰笑看志愿者削马蹄不得要领。 郑同学 摄

  今年1月,新春慰问行志愿者团队前往韦绍兰家中,她还能把每位志愿者同去年的合影照对上号。大家围坐在炉火边聊天,韦绍兰时不时开几句玩笑逗志愿者们开心,而听到家人为她读起上海高中同学们祝福信,韦绍兰一直念叨着让大家来家里住两天,很是开怀。

  苏智良说,4月28日韦绍兰在家不慎摔伤,送至当地医院检查结果为粉碎性骨折,需要手术。“老人家先是到荔浦县医院,后来被送到桂林市医院。前天还专家会诊,纠结要不要做手术。但是风险太大,医院专家们决定不做手术,请家属把老人送回家。”

 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,韦绍兰的葬礼将于5月7日在荔浦县家中举行。苏智良将携学生志愿者参加老人的葬礼。

99岁“慰安妇”受害幸存者韦绍兰去世,她有勇气又宽容

相关内容